绛尘

无谓永恒

此情难寄

狄仁杰欠了很多人。

他欠了李婉清一个未来,欠了童梦瑶一场相守,欠了狄知逊一个圆满的家。

他终是后悔的,是他的一意孤行,使他辜负了那个真心待他的女子,辜负了那个不离不弃的姑娘,辜负了那个从未怪他的父亲。

可他偏偏还欠了一个人,他为了那个人欠了这诸多的债,却还是了欠那个人一条命。

他想起那日夕阳如流火,那个已经被御林军搜了无数次的地方终于在被皇上放弃之后重获安静。他就静静的看着那血色的夕阳一点一点将光亮吞噬殆尽,徒留给他一个没有希望的黑夜。

他闭上眼睛,仿佛还能听见那个温润的嗓音在说着“在下王元芳”。

所有人都和他说王元芳不可能活下来,只有他认为那堂堂京城四少之首、不可能就这样消失。于是他沿着那时的脚步踏上征程,那个原本只走了几个月的路途,他却花了一年来重新走完。

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总觉得这样就能够遇见那个一袭蓝衣的翩翩公子,总觉得这样、就能补回他弄丢了的岁月。

许是他之前遇见王元芳就花光了他的运气,他走完了全部,刻意放缓的步子也没能等到那个人出现。终究是他把一切想的太过理所当然。

因为狄仁杰与王元芳之间隔了太多,仅一条忘川就足以让人望而止步。

直到后来连他都觉得渐渐死了心,王元芳这个名字被各种事情淹没,他已然不常想起他。

可是直到深夜又一次流着泪惊醒,手边似还残留着那人的温度,他了悟,自己的心里再也装不进任何人。

他心里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清楚的知道这样的结果会如何,奈何他不愿放弃这最后一丝希望。

就算那个想和他一世长安的人不在了。

那个他愿意为之抛弃一切的人不在了。

可是他狄仁杰还在,还有人记得他,记得那蓝衣的少年郎嘴角微勾、笑弯了眼睛;记得那执剑时稍抬的眼尾和撑着下巴思考时抿起的嘴唇;记得那满天桃花瓣飘落时,他站在树下,身上的白衣衬得人越发的俊朗。

那是他只有在午夜梦回时才敢记起的场景,只轻轻一扯就能牵动一片狼藉。

但至少狄仁杰觉得,不枉此生。

评论(1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