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尘

无谓永恒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搞笑】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

果然还是最后扎心🤦🏿‍♂️

林朵:

(1)对自身买卖都做不了主


 同人写手的作品都依附于原著,脱离了原著就没了底气;青楼姑娘的营生都依附于场子,脱离了场子就没了人气。


 


(2)工作时间通常是在夜里


同人写手白天大都忙着上班上学出去野,只有夜里才能坐在电脑前敲字成篇;青楼姑娘白天都忙着补觉补妆练才艺,只有夜里才能坐在床榻上笑脸迎客。




(3)从业者吃的都是青春饭 


未成年的小朋友和拖家带口的大龄阿姨都不是特别适合专心扑在同人写作上,青楼这一行同理。




(4)每个圈子总有几个牛人


无论圈子大小,参与者水平总能分出三六九等。同人圈有大手,青楼业有花魁。名望总能带来好处,无论是配评配图配视频,还是丫鬟小厮马车夫。




(5)红不红主要看捧场人数


同人文章需要观众和回复,青楼姑娘需要恩客和银两。争议多风评差都不要紧,色艺双绝没人捧才最要命。没肉想红有点难,清倌之路不好走。所幸拼才艺也是出路之一,自身修为足够总能发光。




(6)对于白嫖行为深恶痛绝


但青楼姑娘下一次可以将总想白占便宜的客人拒之门外,同人写手可做不到。




(7)相比钱财更为看重知音


才子为之写诗作曲是对青楼姑娘的最高赞美,读者为之长评分析是对同人写手的最好回馈。至于出本兜售?那才值几个钱。




(8)勾搭需要持续感情投入


每一位看似冷艳的青楼姑娘都有一个温柔的梦,每一个看似高冷的同人写手都有一颗羞涩的心。读懂她,肯定她,持续的关注她、跟随她,这是勾搭成功的不二法门。




(9)曲终人散是最终的归宿


无论是青楼营生还是同人写作,终归都不会长久,待到年老色衰,鸡血耗尽,大家将过去放下,便又是下一段路途了。


 


END


-----------------------------------------------------------


《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同人连载,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


(10)《避开热闹,也是一种修行》——论对热圈的敬畏


(11)《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12)《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3)《描摹深海下的冰山》——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


(14)《爱亦有价》——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少狄狄芳】一字也觉偷

*题目源自歌曲【好梦如旧】,文章内容其实和标题没半毛钱关系


*第无数次看少狄,从两个人相遇就开始想哭,大概是替他们高兴,还有这么多时间陪着对方


*角色是编剧的,爱情是狄大黑和芳儿的,ooc是我的


*一入狄芳深似海,我的眼泪流成河


*大概是be的超短篇



【序】
狄仁杰第一眼见到王元芳的时候,只觉得那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公子哥。

那是一个平淡无奇的下午,长安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至极。他被童梦瑶拖着将长安几乎逛了个遍,在他看来长安除了比并州热闹些、东西贵些,其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直到进到德云堂前,他对这长安城最感兴趣的,仅仅是街边那长势喜人的一树繁花。

他见着童梦瑶兴冲冲的坐去第一排,心里暗自摇头,果不其然旁边就有人冷嘲热讽,一派蛮横无理的嚣张模样。

童梦瑶不知凭着什么底气同三人叫板了半天,他终是有些看不下去她这么被人欺负,刚想出口替她争辩一二,便听见身后有人走了进来。

他甫一回头,那一袭红衣就刚刚好的映入眼中。

狄仁杰颇有兴趣的观察了一会儿,这红衣公子衣着精致,显然出身显贵,而他手中握着的折扇看上去也是造价不菲。

原来是又来了一个,狄仁杰这样想着,却听见那红衣公子只言片语就稳住了其余三人,随后抬起头望向童梦瑶和他,用他一想起来就会心痛的温柔语气笑着说道:

“这位仁兄,你也太性急了吧。”

【一】
并州虽是个小地方,可如今年关将至,即便天气日渐寒冷,街上的人丝毫不见少。


一转眼一年又过去了,狄仁杰这样想着,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猝不及防地被那冰冷的温度惊到。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发呆许久,还有本该替他换茶的二宝,正趴在桌子上睡得不省人事。

经过再三思虑,狄仁杰终究是没忍住,伸手狠狠地扭了二宝的耳朵。


疼醒的二宝先是猛的抬起头,等清醒了一些后红着眼睛转头看他,眼泪汪汪地说道:“少爷!我梦到有只大黑猪要咬我的耳朵,我好怕啊!”

狄仁杰表情一僵,再度伸出手拎住二宝的耳朵,“是这种感觉吗?”


听着二宝高呼着痛痛痛,狄仁杰也再无心情去逗他。正当他想着让二宝换一壶热茶时,耳边却忽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们两个能不能轻一点?”


狄仁杰拿着茶壶的手一顿,随后手缓缓捏紧,都已有些发抖。


二宝揉着自己的耳朵,见自家公子这副样子撇了撇嘴,手轻轻的拍了拍狄仁杰的肩,接过了他手中的茶壶。

狄仁杰像是猛地回过了神,已放开茶壶的手仍在颤抖。他将手缩进了袖子里,像试图掩盖什么一样的对二宝说:“替我去买些点心回来吧,我有些饿了。”

二宝歪头想了想厨房里那些还没动过的点心,再看看身边明显不想再多和他说话的人,也就默默的转身离开了。

狄仁杰盯着二宝远去的背影,直到那个身影消失在门后,才用左手轻轻覆在右手上,摩挲着手背。半晌,他缓缓站起来,走进了房里。

他进门就走向了略有些凌乱的书桌,桌子左侧铺满了信,有写给李婉清的,有写给童梦瑶的,有写给定居长安的父亲的。大抵都是些琐碎小事,平日里不爱说与人听,可想起来和别人说的时候,却已经找不到人。

这两年来他写的最多的是安好勿念,写的最真的是思念至深,写的最痛的是好久不见。每一封信他都记得内容,因为那是一直都想说的话,在漫长的时光里只能放在心底回味。

狄仁杰盯着那一堆信,随后小心的将一旁用镇纸压着的信封拿了出来,缓缓的取出里面的信纸。

——我本来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踏遍这大好河山、览尽风光。

【二】
明明已经将王元芳从地宫中带了回来,明明求了皇上请来最好的御医替他诊治,明明一刻都不曾离开过他,可那个昔日信誓旦旦要和他比出胜负的人,却终究敌不过天意,要追随他的父亲和姐姐而去。

他端着早饭进门的时候王元芳已经醒了,平日里神采奕奕的眼睛里只剩下一汪深潭,平静的可怕。沙哑的嗓音已然不复以往的温润儒雅,那股子绝望遮都遮不住,“你知道吗,看到我爹和梦瑶倒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们在感业寺的时慧园师太说过的话。”

生死死生,生生死死何时了

他狄仁杰如何不明白。

可就算所有人都说王元芳活不了多久,他依旧愿意去相信人活着就还有一线转机,就像彼时他与父亲双双被王佑仁陷害,所有人都认为已经他们走投无路,可最后他还是突出重围。

但他却忘了,这一次,再也没有王元芳替他扫平障碍,再也没有王元芳为他挺身而出。

王元芳最终还是撑到了童伯父进京将梦瑶迁回并州。那一日狄仁杰搂着他的腰不让他倒下,他看着童伯父颤抖着摸上墓碑随后低低的哭了起来,看着那个老人佝偻的背影,终是没有忍住自己的泪水,在从地宫出来后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放声大哭。

那一日回去之后,王元芳就渐渐露了疲态,原先硬扛着的那股子劲儿已经消了干净。狄仁杰放心不下,常常会在夜里会偷偷跑去王元芳的房里看他睡了没有,随后在门外一坐就是一晚上,再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敲开房门。

日子安静的就好像回到了一起游历的日子。

最后的那一个晚上,狄仁杰坐在门外看着夜空,忽然听到房里王元芳在低声地叫他。他愣了一会儿后才轻轻地推开房门,原以为是王元芳在做梦,却不料进门便看见王元芳披了件衣服坐在床上,望向他的眸子里似是能装下整个星空。

“你果然在外面。”

有一瞬间,狄仁杰想起了最初那一见,红衣公子手执折扇眉带笑意,惊艳了他往后的岁月。

他挪了桌边的椅子坐在床边,将自己的外衣披在了王元芳身上。王元芳安静地看着他做完这一切,待狄仁杰重新坐好,才开口道:“我们去并州吧,我还是想去那里看看。”

狄仁杰皱了皱眉头,“等你身子好一些再去吧,去并州一路上的驿站也不多,我怕你会累着。”

说罢他就看见王元芳摇摇头,“我不碍事,你早就答应过我要带我去并州的,不准反悔。”

大概只要王元芳望向狄仁杰,狄仁杰就说不出拒绝的话了。

草草的准备了行囊和马车,狄仁杰在车内放了暖炉、铺好了垫子,才算是将一切都收拾好。他向被二宝扶着候在一旁的王元芳伸出手,元芳却没理他,自己慢慢的上了马车。

狄仁杰看的有些恍惚,王元芳这么多日卧床不起都快让他忘了那原是个最好强不过的主。

狄仁杰这边还在发愣,那边王元芳掀开帘子挑起眉头冲着他说:“急急忙忙的收拾了半天,这会儿反倒不肯走了?”随后又看向一边站着不知所措的二宝,笑的比以往都要温柔:“你家少爷不许你跟着去你便在这长安城歇着吧,等你家少爷回来肯定又要忙里忙外的。自己也机灵点,别老被你家少爷欺负。”

二宝听着这些话,蓦地红了眼睛,“王少爷才是该机灵点,老大个人了还想着到处玩,我在长安城等着你和少爷回来,可别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啊。”

王元芳没有回他的话,只是收回了手静静坐在马车里。等狄仁杰交代好了事情准备启程,才轻轻的说了一句再见。

狄仁杰没有太赶路程,出了长安后便放慢了速度。他握着缰绳,忽然回头冲着帘子里问了一句:“你倒是很关心二宝,我这么像是会天天欺负他的人吗?”

随后就听见里面人笑了一声,“不是像,你不就是那样的人吗,以后可别老是欺负他了,把人给气走了我看你怎么办。”

狄仁杰也笑了起来,“二宝才不会走呢,顶多趁我睡觉的时候在我脸上画些东西当作报复。”

良久,久到狄仁杰以为王元芳已经睡了,才听到他轻轻地说了一句“也就他能照顾你了”。听的狄仁杰眼睛一酸,差点就要落下泪来。

他抬起头望着空空荡荡的长路旁的绿树,却依稀看到了刚进长安时盛放的繁花。他就这样架着车往回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三】
二宝回来的时候,狄仁杰还在那里看着信发呆,他曾无次看到过自家少爷这种表情,在王少爷故去之后。

二宝叹了口气,将出去买的糕点搁在一旁,取出一封信给狄仁杰。

“少爷,老爷从长安来信了。”

狄仁杰恍恍惚惚地回过神,盯着信皱起眉头,嘴上说着“老爷子又来催我回长安给他跑腿了”,却还是伸手接过了信。他接过信封时一愣,打开时果然看到除了一张信纸还有一个吊坠。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样式,曾经有人总是拿着扇子在他面前指指点点,那个吊坠就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狄仁杰匆忙地打开信,信上只有寥寥几句话:“这是后来清理废墟时发现的,我原是怕你睹物思人便把东西留下了。如今思来想去,还是把它交给你,如何处置你自行打算吧。”

二宝不知何时已经走了出去,狄仁杰就愣愣地看着那个吊坠,眼中的眼泪却再也积压不住,从那日王佑仁威胁他之后就从未落泪的他,第一次伏于案上嚎啕大哭。

如今他怎么样欺骗自己,都抹不去时光长河早已将他和王元芳隔开的事实。他曾安慰这么多人,用那么惋惜的神情安慰他们斯人已逝,却安慰不了自己。

只有这一刻,他才明白恨是多么真实的情绪,不是如他曾经所想的那样说放下就能放下,而是在多个晚上梦到地宫中的那一幕而惊醒之后,心里久久不能平息的滔天怒意。

可怎么样都没有用了,事情过去那么久,从未接触真相的百姓安居乐业,已然淡忘这一切的皇上和武媚娘举案齐眉、好不惬意,没有人记得有一个人曾经为了家国大义剑指家父、有一个人因为心中的善孤身犯险阻了大军犯境。他总以为自己还记得有这么个人,别人就都不会忘记。可现如今这世上能证明王元芳存在过的,竟只剩下了这个吊坠。

他重新拿起那封他看了无数遍的信,信纸上王元芳的字迹清晰可辨,只是少了几分力道。他不知道多少个他不注意的下午王元芳会披上衣服坐于桌前仔细地斟酌每一个字后写下这封信,也不知道王元芳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情。

大抵是释然的,因为他知道自己即将脱离这茫茫人世中的苦海无边,再不用去理会那些中伤他和他姐姐的流言蜚语。

“怀英亲启:


歇在房里无所事事时总觉得有千万句话想同你说,可今日拿起笔,竟也是写不出什么来。


我确实是没想到这一切结束得这么突然,我本来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踏遍这大好河山、览尽风光,不料终究是我先要结束这段旅程。


没遇到你之前我更向往一个人匹马闯江湖,直到遇到你才觉得原来人终究是不能独自活在世上的。不论是谁内心都会盼望着有一个知己,有值得交付生命的人。总还好最后我遇到你了,和你走过这么多地方,经历这种种,是我从前从不敢奢望的幸福与快乐。想到这里,就觉得老天终究是厚待于我,就算说是三生有幸亦不为过。


我没怎么经历过绝望,即使是那时候在堕落谷,我总是相信着能打破困境。可是知道姐姐死的那个晚上,看到梦瑶和我爹死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总还好,我保住了你,让我觉得自己也不是这么没用。


我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可你和我不一样,你有锦绣前程,你以后定能在朝堂上立足并报效国家,我从第一次见你破案,就知道你是这样的人。这是我最想做的事情,现在我把这个梦交给你了。


有些事情是人这一辈子一定要经历的,我从来都没怕过。”

【末】
狄仁杰从第一眼见到王元芳开始,就把他放到了心里。


那日春光和煦,午后的阳光将树影铺在地上。王元芳掀开帘子,从身后抱住了狄仁杰,在他耳畔笑着说道:“照你说的并州一定很好,比长安还要好。”


狄仁杰轻轻覆上他有些凉的手,低低地应了一句:


“当然,我从来都不会让你失望的。”

书到啦啦啦啦啦啦!开心🙈
本来说是圣诞节能到,没想到今天就拿到啦🙈
可是周末要考试现在没空拆了看😂智能下礼拜再读了【其实追连载也差不多看完了(但还是好期待
@白鹿 太太的字真好看🙈

我萌的cp是全世界最甜的2333333

淺酒片時清:

天泽发糖!!!!!!我在飞!!!!!!!!!!!

【琅琊榜剧评】关于萧景琰和梅长苏之间的感情

此后思念比天长

目标幸运S+:

代发ww


这里是关于琅琊榜的苏靖两人感情线个人解读,部分整理自和基友讨论的内容(这个基友就是我)。主要还是因为最后几集实在太感动,就忍不住写了这篇。


>>靖王为什么一直认不出苏哲就是他的小殊?


>>林殊在靖王的心里到底处于一个什么位置?


>>苏胸为什么一直对靖王隐瞒身份?


>>靖王心中的梅长苏和林殊


>>苏胸为什么想要离开?


>>苏胸的谎言和献祭似的付出


>>多年后的景琰





>>靖王为什么一直认不出苏哲就是他的小殊?



景琰:“我有一个非常离奇,非常疯狂的念头。有那么一瞬间……我居然以为他就是小殊。” 
 


除了萌大统领和夏冬外,其他人都是自己猜出来的。火寒毒只是改变了他的容貌,十多年的隐忍也只是抹去了林殊的骄傲张扬。可是说到底林殊这个人是没有变的——所以霓凰很快就认出来了。
但即使苏胸在靖王面前有更加小心刻意掩盖过去的自己,按照靖王对林殊的了解,靖王怎么可能会一直认不出来?
他其实一开始就已经注意到了很多细节,他说“想问先生是否听说过,炽焰少帅林殊?……先生方才那番言谈,让我想起了他。”
但为什么他居然是最后一个确认苏胸就是林殊的? 
因为靖王潜意识里就已经拒绝了去接受这个可能。
因为真相对他来说,痛苦程度比所有人都深。 
 


靖王当时精神恍惚从大殿上走到母亲面前,说:“我就快认出他了……我应该认出他来的。” 


这就是靖王潜意识里拒绝相信。


当初霓凰认出来的时候,哭着说你就是林殊哥哥,可是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你以前这里有颗痣的。


而靖王?


靖王根本就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因为对他来说真相已经痛苦到令他产生下意识的抗拒。


他早就潜意识里发现了他是林殊,不是怀疑,是肯定。所以他才会说,“我一定是疯了,我居然会有这样的念头。”
但是每一个几乎要真相大白的契机,他都不肯深想下去,难道真的是屏幕前的各位大骂的智商下线吗?只要身边有任何一个人给他一个台阶下,无论是多么荒谬的搪塞,他都不愿再追究下去。


——他说:“小殊就算回来,他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小殊当年是那般骄傲张扬……从不知寒冬雪意为何物。而梅长苏呢,他总是低眉浅笑,算计人心,拥裘围炉,没有一丝鲜活之气。”
变成了这样的林殊,你让靖王如何能接受?林殊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才会变成这个样子,靖王根本不敢细想,因为每细想一层,就在靖王心里刻下一刀,鲜血淋漓。
所以他很矛盾,他想要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
但他又害怕得到这个答案,他想听到他们是同一个人,却又不希望他们是同一个人。




>>林殊在靖王的心里到底处于一个什么位置?



景琰:“先生与我,如同一人。”


整部剧里,其实林殊在靖王的心里才是最特殊的。当年二人竹马竹马,从小一起玩耍到大,一起征战沙场,就像誉王说的:“当年靖王和林殊关系实在密切。”
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有多深其实从靖王内心一些蛛丝马迹就能够看出。
当年靖王带着那颗珍珠满心欢喜从东海回来,却发现已是朝局大变,物是人非。一个不知真假的罪名导致他最亲近亲人们尸骨已寒,而和他感情最深的那个人也再也不会出现了。
他甚至连手中的珍珠都没有来得及送出去。

靖王了解小殊,就像苏胸了解靖王一样。他知道这罪名不可能,所以他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懊悔忿恨和恼怒,都是导致他接下来这许多年被完全冷落的缘故。他最亲的这些人都含冤而死,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这一切,这些人,这些情绪,后来慢慢都融进了他整个人的一部分。但是——
林殊对他来说,是特别的。
他忘不掉林殊。这个忘不掉,和忘不掉当年的其他人不一样。
相隔十三载,他心里最重要的地方其实一直住着一个人。他会时时想起他,所以他会努力让自己忙起来,让这份根深蒂固的过去埋藏在心里努力不去触碰。但是回到金陵之后的靖王,看见旧人旧景,这些情感又开始逐渐生根发芽。所以他在这百味陈杂的煎熬下,自己跑到深宫里唯一可以吐露感情的人,他的母亲面前说,他想林殊了。
这份放不下的感情压抑在心里十三年,他不敢被别人知道。
他说:“小殊真的回不来了……纵然我萧景琰七珠加身荣耀万丈,又有何意趣?有何意趣!”
所以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才会到母亲面前卸下他一直以来包装在外的坚强。
他还清楚记得曾经两个人之间的那些点点滴滴,那些互动和承诺,他记得林殊身上的所有细节,记得林殊的每一个外人难以察觉的小习惯。这一切,都没有随着十多年的时光消失在靖王的记忆里。
即使十多年过去了,他甚至仍然会下意识留意身边的人是不是也有类似的习惯——这说明什么?
如果一个人可以被另一人从潜意识里影响十多年,林殊在靖王心里的特殊地位只有他自己知道。 




>>苏胸为什么一直对靖王隐瞒身份?



蔺晨:“他一直不愿意恢复林殊之名,何尝不是因为对自己没有信心呢。”  
 

虽然答案在剧里反复提过,就像苏胸说的,如果被靖王知道了他就是小殊,靖王当然不会放开手脚的去做任何可能会置苏胸于危险境地的事。瞻前顾后必然坏事,这样苏胸就没法放心去谋划。
但是苏胸的刻意回避,除了那些与大义相关的理由,真的没有一点更深层次的私心吗?

让我们先来看看苏胸心中的自己:
“林殊已经死了。”
苏胸的心里,林殊已经随着七万炽焰冤魂死在当年的梅岭,而活下来的,是“来自地狱”的梅长苏。一个由仇恨构成,为了完成一个使命而存在的梅长苏。


为了这个使命,他变成了一个林殊曾经最讨厌的人。
他说:“……我这双手,也挽过大弓,降过烈马。可现在也只能在这阴诡地狱里,搅弄风云了。”
他失去了曾经属于林殊的朝气与活力,他觉得自己阴暗,诡计多端,不择手段。他一直在自我唾弃。所以从一开始他就说:靖王接受不了夺嫡之路上的黑暗,那就让他来替靖王承担。


他说:“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那些阴险歹毒的事情,让我一个人去做就好了……景琰不能和我一起承担。”
他愿意为靖王揽下一切为了达到目的所需要的心狠手辣,留给靖王他的赤子之心。
而抱有这种想法的他,当然更加害怕被靖王知道他的小殊——其实早已变成了令人憎恶的这个样子。
这些年的黑暗在他身边形成了一个自卑的圈,把他捆死在里面。他有太多的心事。他不想让景琰这个知道他从前一切的人看到如此不堪的他,他希望留在景琰心里的小殊,依然是当年那个心高气傲,朝气蓬勃的林殊。

所以后来靖王想要留下他的时候,他是这样说的:
“在你身边,绝对不能有苏哲这样的谋士,否则天下人会误解你,以为你也喜欢制衡权术……我已经做了十三年的梅长苏,早就习惯了。就让当年的林殊,永远保持大家记忆中的样子,不也挺好吗?”
苏胸知道化名为梅长苏的自己为了达到目的算计过别人,伤害过无辜的人,他费尽心思给靖王留下一个干净的朝堂,自然阴诡的梅长苏是不能留下的。但是林殊呢?
梅长苏不是林殊,林殊已经死了。霓凰不懂,萌大统领不懂,而靖王……也不过似懂非懂罢了。


 


>>靖王心中的梅长苏和林殊



景琰:“……就算我听你的,不去争林殊这个身份,难道你在我面前,还一直是梅长苏吗?”

林殊在靖王心里的位置不必多言,前面也分析过了。
那梅长苏在靖王心里,又是什么地位呢?
最开始接触苏胸的时候,靖王就已经先入为主的给苏胸盖了“最讨厌的玩弄权谋的人”这个戳儿。而这个烙印一直深深刻在靖王脑海里的梅长苏身上,阻止他发掘其实苏胸就是他的小殊这个真相。
后来随着更加深入的互相了解,靖王发现这个人,好像也没那么阴暗可恶。
这个人和林殊太像了。
靖王对于苏胸这种情感上无意识的接近与信任,与之前理智上给苏胸盖下的戳儿,都是后来被人挑拨离间成功的导火索。所以当别人挑起事儿的时候,靖王代表理智的那个小人就马上高举“苏胸本来就是这样的人”的旗子,直接炸了靖王代表情感的那个小人。
他说:“若不是对梅长苏推心置腹,我又何至于如此失望。”
可是到底为什么自己跟这个玩弄权谋的人推心置腹?难道就是如他所想,因为之前谈话太过投机导致他忽略了苏胸本来就是个阴险的人的这个烙印?靖王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自然也想不通。然而拥有上帝视角的我们会发现——因为他本能的信任林殊。而苏胸,身上满满的都是林殊的影子。
这种感觉埋藏在靖王的心里很久很久。
后来误会解开,靖王回想起毅然斩断铃铛的自己,整个人是崩溃的。
靖王:“那日他从苏宅赶过来看我时,不也是漫天大雪吗?”
这个时候在靖王心中,林殊的影子已经渐渐融入了梅长苏。靖王对梅长苏,也渐渐产生了到真正信任和依赖的转变,他会担心苏胸,他会舍不得。他会想给苏胸未来铺一条路,把这个人留在自己身边。到最后,当他自大殿上回去芷萝宫的时候,斩断铃铛那一幕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因为这是他对林殊的,也是对梅长苏的,愧疚与懊悔。 
还记得之前他说:“我很难相信小殊就这么死了……我不想他活在我心中,我想他活在这个世界。”
——不管林殊变成了什么样子,萧景琰都会再次接受他。
 
所以回到这句话——“难道你在我面前,还一直是梅长苏吗?”
小伙伴们争执靖王到底有没有接受梅长苏,其实,梅长苏在这里不过是代指靖王一开始心里认为的那个搅弄风云的谋士,和他只是利益关系的梅长苏。


而小殊,是他的那份感情。


这份感情存在于眼前这个人身上。不管眼前这个人是什么化名,他都是靖王心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苏胸为什么想要离开?



蔺晨:“地狱归来,不可久留。想必他也清楚。”

苏胸化名梅长苏,隐忍十三载,就是为了完成梅长苏的使命。
使命完成后,梅长苏也将随之消失——而他的目标,也不过是撑到梅长苏完成他的使命而已。至于之后?他大概觉得可以安息了吧。
那后来遇到了景琰还有许多其他故人,相处了一年半载下来,苏胸对离开这个世界就真的就没有什么念想了么?
有时候他可能真的觉得舍不得死,毕竟他脑海里还有静姨,霓凰,萌大统领,聂大哥等等等等。可是这些人都把这个连他自己都唾弃无比的“梅长苏”喊作“林殊”,或许其实都侧面的加速了他作为“梅长苏”的自毁情节。
他心头还有有一个名为靖王的结,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他说:“……因为人的心,会变得越来越硬。” 
苏胸在感情问题上简直是令人跳脚的克制。
在谈论到景琰的时候,他说:“大家有共同的目标,谁也不亏欠谁的。”
是啊,如此,他就可以心安理得作为一个和靖王毫不相干的局外人,冷静的为靖王付出一切,冷静的计算着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死。
当时他央求蔺晨再给他半年的时间,也不过是因为“只有我能够安抚住景琰。可现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倒下。我还要等着……等着看景琰大婚,监国,一步步地掌控朝局。”
那然后呢?平了冤扶持靖王上位,把所有的事情都完成了,即使心底里舍不得景琰,他也很清楚是时候离开了;他觉得会成为景琰污点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站在景琰身边?
况且他也知道他大限将至。他只能尽自己所能,去为景琰铺好日后的路。他不会留在靖王身边,也因为他不想让景琰亲眼看着他不久之后就要离开这个世界。


 


苏胸单方面的觉得他已经为景琰铺好了一切。
景琰会成为一个名垂千古的优秀君主。 
景琰会有一朝优秀的臣子助他治国。


景琰会有皇后,会有很多妃子,会有很多吵吵闹闹的孩子。
——景琰之后的人生里不会再需要他了。
所以他走得毫无遗憾。
 


所以苏胸最终可以以林殊的风骨,燃烧最后的生命替景琰换来未来多年的北境安稳,他又何尝不是圆满了呢?




>>苏胸的谎言和献祭似的付出



蔺晨:“你这个心,操的还真是长远。你这个病啊,好不了了。”

苏胸进京两年,用最后的生命完成了他的使命,达成了他的心愿。他留给了景琰他的赤子之心和一座盛世江山。
他会包容景琰的任性。
气急的时候他也会骂他:“萧景琰,你有情有义,可你为什么就没脑子?!”
 他会思考如何适当的锻炼景琰,同时又小心翼翼的替他挡开那些不堪入目的阴暗面。
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所以他不得不对景琰撒谎,从头到尾大大小小的事,他骗了景琰太多太多,谎言一旦开始了就再也无法圆回。 


他当时选择皇子的时候,只有景琰才会翻案是其中一个原因。当时情况下,所有皇子里,其实只有景琰才最符合他心目中皇帝所需的所有品性。所以不管看在大义还是情义上,他都想助景琰坐上天子的位置。但他也了解景琰,知道景琰不是搞政治的料,于是苏胸入京前,他已经替景琰把大梁的未来想好了。


因为年少时的羁绊,他对景琰是一种绝对的信任。为了替靖王弥补他政治上的缺陷,苏胸一直有在全盘计划。既然景琰本身不是治国好手,那就给他筛选出能成为助力的忠心大臣吧;景琰如果专心应对宫内的事,外族打进来怎么办?那就帮他看着吧。


所以他细心为靖王挑好下一朝的大臣。所以他最后说,这些年来,我一直有在关注大渝动向,这次出征我有十足的把握。

这些劳心劳力的事儿,其实每一件都在加速燃烧着苏胸的生命,他非常清楚。
他说“……这样任由靖王硬生生的踏入陷阱里,你觉得我这个病养好了,还有什么用?”
但是在景琰面前,为了不让景琰担心和感觉对不起他,他只好撒谎。 
“先生可是旧疾复发了?”
“不,我只是喉咙痒。咳咳咳。”
在景琰还不知道他是林殊的时候开始。一桩桩,一件件。从身体,到身份,到谋划的事情。


 


后来靖王终于得知他的身份,靖王默默的问,等事情完成了,你是不是就要走了? 
他说:“你现在身边不乏贤辰良佐,治国无虞,也总该让我歇歇了吧……过个三五年,我就回来看你。我们之间的感情,不会因为我见不着你,就维持不下去了吧?”
——他依旧在撒谎。他不想让景琰忧心。
说这话的苏胸其实心里很清楚,他的身体,根本不可能熬到来年春天。
靖王在经历了这么多的来自眼前这人的谎言洗礼后,很机智地问他,你的身体还好吗?


苏胸就这么打情骂俏的蒙混了过去。


景琰听出来了,所以笑着笑着……


眼眶就红了。
 


苏胸这种献祭似的付出真正伤得最深的就是景琰。苏胸死去一切就都结束了,可是活着的景琰呢?
假如没有这次的军情,一年后苏胸在琅琊山上与世长辞,他最后的愿望大概是:


别让靖王知道。


他想给景琰留下一个他还活着的假象,他不想让景琰为他伤心难过,为他分神。


苏胸对景琰,一直是“能瞒一时就瞒一时”。但是只有得知真相的景琰才会体会到,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折磨,叫做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出征前一晚,皓月当空,已经服下冰续丹的苏胸来到城墙上温柔的笑着对景琰说:“你看,我没有骗你吧,蔺晨都说了,我的身体并无大碍,你就别再犹豫了。“
景琰:“……道理我都明白,只是以前我们都是一起上战场。我还从来没有,眼看着你出征,我却只能留在这里。“
景琰:“十三年的分离,这一别,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了。”
景琰:“尽你所能,安然无恙地回来。我希望你能一直在我身边,亲眼看着我,去开创一个不同的大梁天下。好吗?”
他说。
他说,当然。

——但是你知道,你不会如期归来。 
——曾经被赐婚的一纸婚约,你对霓凰说:此生一诺,来世必践。那你这些年来对景琰的这许多诺言呢?

到了最后,你依然在骗他。
在林殊牌位前揭开红布,放下那颗珍珠的景琰,他一辈子再也不能解脱。
 

(卧槽这里简直全集大虐点,看到苏胸温柔的说当然的时候我泪腺就炸了)


 


>>多年后的景琰



最后一幕小皇太子和庭生在宫里嬉笑玩闹,静太后和皇后站在旁边微笑的看着打闹的小孩子,一派和睦。

——你看,没有你,我也过得很好。

萌大统领整顿了新军,请求皇上赐名。他想了想,提笔写下那人的名字。
只要他还在位,“长林军”就会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

——因为你永远活在我的生命里,与我的喜怒哀乐同在。

长苏。林殊。
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





此情难寄

狄仁杰欠了很多人。

他欠了李婉清一个未来,欠了童梦瑶一场相守,欠了狄知逊一个圆满的家。

他终是后悔的,是他的一意孤行,使他辜负了那个真心待他的女子,辜负了那个不离不弃的姑娘,辜负了那个从未怪他的父亲。

可他偏偏还欠了一个人,他为了那个人欠了这诸多的债,却还是了欠那个人一条命。

他想起那日夕阳如流火,那个已经被御林军搜了无数次的地方终于在被皇上放弃之后重获安静。他就静静的看着那血色的夕阳一点一点将光亮吞噬殆尽,徒留给他一个没有希望的黑夜。

他闭上眼睛,仿佛还能听见那个温润的嗓音在说着“在下王元芳”。

所有人都和他说王元芳不可能活下来,只有他认为那堂堂京城四少之首、不可能就这样消失。于是他沿着那时的脚步踏上征程,那个原本只走了几个月的路途,他却花了一年来重新走完。

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总觉得这样就能够遇见那个一袭蓝衣的翩翩公子,总觉得这样、就能补回他弄丢了的岁月。

许是他之前遇见王元芳就花光了他的运气,他走完了全部,刻意放缓的步子也没能等到那个人出现。终究是他把一切想的太过理所当然。

因为狄仁杰与王元芳之间隔了太多,仅一条忘川就足以让人望而止步。

直到后来连他都觉得渐渐死了心,王元芳这个名字被各种事情淹没,他已然不常想起他。

可是直到深夜又一次流着泪惊醒,手边似还残留着那人的温度,他了悟,自己的心里再也装不进任何人。

他心里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清楚的知道这样的结果会如何,奈何他不愿放弃这最后一丝希望。

就算那个想和他一世长安的人不在了。

那个他愿意为之抛弃一切的人不在了。

可是他狄仁杰还在,还有人记得他,记得那蓝衣的少年郎嘴角微勾、笑弯了眼睛;记得那执剑时稍抬的眼尾和撑着下巴思考时抿起的嘴唇;记得那满天桃花瓣飘落时,他站在树下,身上的白衣衬得人越发的俊朗。

那是他只有在午夜梦回时才敢记起的场景,只轻轻一扯就能牵动一片狼藉。

但至少狄仁杰觉得,不枉此生。

【转载】如何评价《大圣归来》。

你是信仰,是活在所有人心底的那个英雄,岁月如梭,你却不朽

炽鸢:

转载自知乎问答:如何评价《大圣归来》——朱炫的回答。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8066166/answer/54897859




这世上,有多少这样的快意,定海神针,一万三千六百斤,搅的满天神佛不得安宁。




这世上,又有多少这样的不甘,七十二变,如来佛祖,压在五行山下整整五百寻。




你说这金箍棒的主人是一只猴子。




可我看见的,分明是我们自己。




正文




1

作为一个写剧本的,我想说说它,可作为一个小粉丝,我又想无脑的夸它。




这影评真难写(笑)




首先我个人认为,电影本身并不完美,甚至可以说,它的节奏是失衡的。




第一幕是龙头,但第二幕豹身欠妥,第三幕虎尾则差了一口气,大战再多30秒,还能提高足足一个档次,亦能掩盖中段的松散。




初始笑点足,是因为做在了小和尚与猴子身上,第二幕塌缩,个人感觉是山妖与八戒在分戏,观众对这两个角色的喜爱感并不强,他们身上过多的笑点,未免有些不讨喜,若是多来些猴子与小和尚大石压腿的窘境,定好过让猪和妖怪好一阵鼻孔挖来挖去。




但总得来说,瑕不掩瑜,它仍是一部扎实,认真,且在细节处有情怀的电影,齐天大圣孙悟空,腾云驾雾小白龙,参禅念经的小和尚,这与功夫熊猫的盖世五侠,颇不一样,熊猫是邵氏的精气神,猴子是古典的精气神,只是套了个好莱坞的叙事结构,但从人设上来说,他仍是古风的。




从开头女人狼崖一跃,到老和尚抱起了盆中婴儿,这是绘本故事的开头,配上黄英华的曲,就是一幅80年代的小人书,跃然纸上。




有人说电影情感丰富,实际上,片子本身的承载量远没有那么多,如果猴子换成了某个龙傲天,你们可以想想。




真正成功的,是猴子本身,他的设定作为一个人性的英雄,灼烫了一代人回忆的泪点,观众走进影院,是带着比影片本身还要饱满的情绪,这种情绪,徘徊囤积了许久,一直在寻找这样一部电影宣泄。




才有了洪水般的好评。




可以说,是对国产电影的爱之深,也是对孤单没落的齐天大圣,一次俯身的告白。




所以有人不服气,不要不服气,可以看不惯,但也仅仅是看不惯。




观众都不傻,谁让观众满足,谁就能登峰。




所以首先恭喜票房过亿。




我也满足的看见,它成为我们追忆狂潮的推手,更成为小朋友们心中的闪光,我喜欢看影院里小朋友的表情,他们目不转睛,就像当年的我自己。




说一下配音,相当精彩,小和尚吐字不清,拿捏准确,反倒返璞归真,大反派童自荣老先生,其音色果真翘楚,听者入迷,遥想当年,这声音还属于那黑袍的俊剑客,画Z的小狂魔。




开篇配乐是《闯将令》(感谢 @石田二 提点,是我记岔了),好一梭水银泻地,铜锣鼓点,铿铿锵锵地登场,如果我没记错,1964年,万籁鸣的《大闹天宫》也是这一出戏,唢呐声吹波而上,让人眼热。




你们可以想象,半个世纪之前,同样岁数的小朋友,他们也像如今电影院里的毛头小子一样,伸长脖子,跟着一曲叮铃咣啷的锣鼓声,见着幕帘子左右分开,现出一只猴子。




于是他们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小手拍的通红。




第一次见到了孙悟空,成了人生里的一个大英雄。




于是这间坐满人的放映厅,如我这般年纪的人,多是感动泪流,而后排则是小朋友们,没心没肺的咯咯笑声。




我们缅怀,但更多的,它并非泪流的电影,它理应是欢笑的,属于第一次见到悟空的人。




就像电影最后的鸣谢名单,映在字幕里的小朋友,最小的只有八个月,他们做了我们很想做的事情,我一度很嫉妒,但我又觉得,这份片尾名单里,只能是这些孩子。




我想这猴子原本就是孩子心里的英雄。




他应该赠给小朋友们,每人一颗脸盆大的蟠桃,毕竟现在的他们,曾经的我们,都如此,如此的喜欢着他。




2

十万雷霆十万天兵,金枪铜鼓百丈红巾。




这概是我见过最好的开场,也是孙悟空最好的开场。




山巅上的猴子,大红披巾吃饱了风,眼前千层高的云塔,泼墨之中,升起一片佛光普照,仙庭兵马,尽是些高高在上,尽是些趾高气扬,十万个人,捉他一个,还要踏上十万只脚,要他永世不得翻身。




可这猴子只是孤零零地坐着,也不知想些什么。




看起来,像个人了,像个形单影只的人。




他不再是顽劣的,狡黠的,粗莽的,如同以往一样,漫无目的的与人作对,也不是真人电影里那些谈情说爱的,多愁善感的,又或者是某个武打明星的化身,动感十足的。




导演安排这只猴子孤零零的坐,便要好过他昂首挺胸的站。




这意境才像足了我们自己,颇有一种无可奈何,好寻出些英雄末路,这猴子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却还要来,分明是心有不甘,这些个对手金光铠甲,高高在上,出来战也要敲锣打鼓,好不痛快却又要指着鼻子骂你,你还要来。




你真是太渺小了。




小小弼马温。




可谁让我不服。




3

大概有很多年,我没有在荧幕上看见这只猴子,所以再次与他相逢,不由得又想起他的故事。




听说他有千般变化,却被压在了五行山下。




小和尚说的真好,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一个跟头啊,就是十万八千里,他学的真是像,跟你我一样,我们中的很多人,在小和尚这么大的时候,也以为孙悟空就是天大的英雄。




七十二变,那得多厉害。




可后来知道他敌不过佛祖,我是不服气的,小人书翻到最后,知道他功德圆满,成了斗战胜佛。




儿时的我觉得这算什么,明明你那么牛逼,你怎么就成了佛陀,坐着莲花宝座,你那一万三千六百斤的金箍棒,输给了头上方寸的金箍,前半本大闹天宫,快意恩仇,怎就成了后半本的仙侠鬼怪,普度成佛。




后来过了好些年,我有些长大了,觉得猴子做的对,猴子成了佛,也好过他的兄弟们,不是收做了坐骑,被别人的腚眼骑在头顶,便是死在了法宝与铁棍之下。




开篇里金光铠甲的,高高在上的,才是对的,他们骂你,骂的好,为你好,踩着你的脸,骑在你头上,你那么小,出不了五指山,逃不出三界外,可不得骂么,可不得骑么,可不得踩么。




不自量力,嚣张找打,我打。




这故事最后,妖怪们该死的都死了,猴子落得善终,得了佛主的庇护,保那唐三藏修得正果。




所以大家忙忙碌碌,也不过是求一个正果。




然后谁都忘了花果山顶那只孤零零的猴子,那可真是太久远的故事,我得费上很大的劲儿,才能想起来。




我才发现,猴子没变,我变了,猛一回头,多少年了,心中的偶像走马观花,他早没了。




丢了一枚紫金冠,少了两道凤尾翎。




要这铁棒有何用,要这变化又如何,唱的真好,全是世俗的哀愁。




4

小和尚童声一起,我就知道,这电影情怀打的准精,只不过现在的我,少了这份心性,成年已久,断不会追着什么怪力乱神,才会知道,也有悟空成不了的大器,吐不出的浊气。




可毕竟心有不甘,我们一直在寻找的,是这样一位儿时的偶像,承载了这一代人不吐不快的憋屈,你看这天上地下,电视网络,都是大牛的神仙,要你看这,要你想那,指着脑门子骂你,拿臭烘烘的来恶心你,你还躲不得,骂不得,不看不行。




这帮二郎真君,八臂哪吒,托塔元帅,什么时候消停过。




什么时候消停过。




可我又力不能逮,我心里的英雄,又镇在了五行之下,这种委屈和愤懑,憋了很久,所以我逢人说,这电影只做了一件事,揭了那山顶的黄纸符,放出一波心中的野猴子。




这种情绪也是电影本身出彩的原因,他给了我们一个交代,童年你以为无所不能的,如今也惶惶然无力,而就在你以为最无力的时候,他却高高跃起。




前半段的小和尚,是童年的自己,后半段的猴子,是现在的自己。




我们看这部电影,才凭空生出一番自怨自艾,孤芳自赏,独自啜泣。




但这是好事,这种东西,就是创作者起了个头,无数人点缀其上,化成的一种情怀。




所以当你我在荧幕上看见猴子痛哭流涕,我无比的感叹,因为你可真是弱啊,就算你要抓住什么,也总归会轻易的脱手,你以为你是英雄,可惜英雄气短,你以为刚刚开始,原来只是到此为止。




活脱一个成年的写照。




于是那数十年不遇的一刻才显得尤为爆裂,火光冲霄,金云透顶,叠成一把烧红的烙铁,一撮不灭的炉灰,扒开了屏幕,狠狠烫在观众心口。




戳人心的一抹大红,一万三千六百斤的金箍棒,滚滚灼烧的铜石熔甲。




那就是童年的我们一直想成为的东西。




这猴子是我儿时的一场英雄梦,他不能容忍这些人指着他的鼻子骂,也不能容忍他们那些高高在上,趾高气扬,他本是天生石猴,又是那紫金冠下的不朽。




什么巨灵神将,什么二郎真君,什么九天玄女。




我去你的吧。




还有你这该死的小哪吒,是他是他就是他。




这大抵也是为什么,这部电影的粉丝会如此的自豪,它跻身于两部强IP电影之间,默默无名到横空出世,本身就是悟空的延续,也是喜欢这部电影的人,所凝聚的力量。




十万天兵诚奈我何,好一道圣火,烧了那三界玄宫,九鼎丹炉。




有一天我成不了你,但你也要争气,就算我势单力薄,我也会帮你。




因为你是我一直想成为的人,你不能输,你是英雄。




你要证明给他们看,你的雷霆与传奇,你要告诉他们,你不服气。




小和尚扑闪着大眼睛,呆头呆脑的指望着你。




他说了那么多,你可别让他失望了。




齐天大圣,孙悟空。







就讲到这吧,最后。




大圣,欢迎回家。




你才是大师兄。











———————————我是版权的分割线—————————————————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8066166/answer/54897859

【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注明出处】



其实一开始对于湖南台的这种剧真的是喜欢不起来,去看完全就是因为黄宗泽出演。虽然已经是男二,但是还是感觉怎么看都不够,追着追着,就到了结尾。

心甘情愿的爱上这样一个温柔的人。

从一开始完美果敢的形象到后来显出他温柔长情的一面,沈文涛就是那种标准的大众男神。他对朋友的不离不弃,对心上人的一往情深,对理想的执着追求和对国家的一腔热血都是他身上的闪光点。

薛少华的死给项昊带来的沉重打击一样加注在他的身上,项昊逃了,他留了下来。

他留下来守着这个他曾和薛少华、项昊奋斗的地方,留下来为了家族的发展锻炼自己,留下来日复一日的练着排雷。

固执到让人心疼。

他努力做到完美,试图把自己变得无懈可击,他会因为喜欢一个人为她隐瞒真相,也会因为爱她将她交给属于她的幸福。

大概这个人物从被塑造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一个悲哀的结局。

他把自己的梦想交给自己的朋友,把自己的挚爱也一并托付,他早就准备好去迎接死亡。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当他把项昊骗走自己去突袭的时候在想什么?当他把枪对着自己的时候在想什么?当他快要死的时候在想什么?

估计想的最多的,是那些龙城军校的兄弟,是惊艳了时光的钱宝宝,是自己回不去的快乐时光。

他挺直了背、不露破绽的走了太久,时刻将责任扛在肩上,清醒的扮演着自己该做到的样子。他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什么事能做,什么话能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终究还是会累的。


他喜欢的人,喜欢他的人,过去的回忆,现在的幸福,种种的这些,都会继续下去。

只是他不在了。

沈文涛是瘾,戒不去,抹不掉。

总有一些人你无论如何都忘不了。

世间再无沈文涛。

【突然抽风,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占了tag抱歉】